科技廢虛

科技廢虛

“我們一直走在兩條選擇的道路上,一條追求科技的成就,一條追求心靈的價值。如何從唯物與唯心當中取得中庸?當我們過度沉溺於科技的渴求,最終必被科技吞噬。若只追求心靈慰藉而不明其意義及價值,這亦只是對世俗的逃離。唯物的科學是方法與工具,而唯心的靈修是所達至的目的地。我們只有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,才能透切知道所能運用的工具。”‘